60345.com易发高手论坛,新版跑狗图每期更新,d99cc采金网,kkjj1开奖直播,78333彩民高手论坛,749898.com,www.13779.com

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www.13779.com >

www.13779.com

魔兽世界的一篇帖子寻找

发布日期:2019-07-10 11:26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比如说盗贼了..治疗被怪打了..盗贼跑到怪后面用全技能打怪..拉怪.开闪避..最后自己死了..战斗结束以后治疗把他拉起来.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猎人的宝宝:也许猎人的宝宝在副本中经常是被歧视的角色,以至于经常宝宝被禁止召唤。但是总有那么一些时刻,怪物ADD,于是猎人召唤出宝宝,宝宝冲上,吸引住一只怪,尽量的拖延时间,减轻战士的压力。最后,战斗终于结束,怪物都被消灭,没有人员伤亡,大家忙着补血,加BUFF,绷带,做地板回血回蓝。只有猎人默默的抬起双手,泛着绿光,复活刚才阵亡的宠物。

  宝宝独白:是主人信任的眼神,让我义无返顾的冲上去,低吼,再低吼,我明白我要做的只是拼命的拖住这只怪。没有人帮我加血,因为队伍里的战士更需要照顾,没有人帮我杀怪,因为大家要消灭对队伍威胁更大的,但是我并不觉得孤单,因为我明白我的背后还有主人关切的目光。每次战斗结束,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,吃着主人递过来的肉快,我抬起头,努力的装出一付笑脸,不是因为那几快肉,而是,我不想让我的主人伤心。

  法师:做为最脆弱的布衣,法师常常是需要被保护的,但是牧师加血的时候难免会OT,于是大堆的怪冲向了牧师,也许这时候战士分身不暇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,团灭似乎不可避免。但是,最后牧师最后的一面盾牌,作为离牧师最近的人,法师抬起双手,持续奥爆,魔法的光芒一刻也没有停歇,最后,牧师活下来了,法师倒下了。

  法师独白:其实我真的非常羡慕战士,作为一名布衣,注定我永远也无法战斗在第一线,为战友扛下所有的伤害。但是现在,当大批的怪冲过来的时候,我看到远方的战士发出愤怒而绝望的怒吼,我看到猎人发疯一般的一箭接一箭做着徒劳的抵抗,我也看到身旁牧师恐惧绝望的目光。于是我突然感到很高兴,因为此刻我终于可以从一名被保护者变成一名保护者。手中凝聚起残留的魔法能量,下一刻,爆发,犹如一朵灿烂的烟花,吸引住所有怪物的目光,脆弱的身躯,在所有怪物的疯狂攻击下显得如此的单薄,但我明白我不能现在就倒下,我还要再撑久一点,再久一点,直到战士赶来,直到牧师脱离危险........

  盗贼:盗贼在副本中给人的印象似乎只有开锁,高伤害,还有高伤害带来的一不小心OT,被瞬间打至仆街。但偶尔的,在战士拉住的一堆怪中,会有那么一个跑出来,冲向后方脆弱的布衣群,这时,在前方怪物群中的盗贼冲出来,疾跑,冲到怪物面前,消失+伏击+背刺+邪恶+剔骨,于是怪物开始转头攻击盗贼,接着开闪避,艰难的把怪物重新往回拉,最后一刻,盗贼倒下,怪物也终于被战士重新控制住。

  盗贼独白:背负着冷血和无情之名,我一直行走在黑暗的边缘,虽然有着傲人的伤害力,但是我始终明白,我只是一名黑暗中的刺客,被敌人发现的那一刻,就是我的死亡之时。所以我一直都是躲在战士的身边,抓住怪物不防备那一刹那,施以致命一击。让怪物临死也没看过我的模样,一直都是让我骄傲的事情,但是此刻,我不再隐藏自己,暴露在怪物面前的我,不再压抑自己的实力,火力全开,只为了保护自己的战友......

  圣骑:基本上,圣骑就被认为是穿着板甲的奶妈,还得疲于奔命的补那一个个时间短暂的可怜的BUFF。但我们不会忘记,每当怪物数量多到无法控制的时候,队友接二连三的倒下,就连队伍中最后的一名奶妈也即将倒下。这时候,一道光芒笼罩住她的全身,神圣干涉!一个圣骑独有的技能,谁都知道这代表着什么。最后,圣骑倒下了,所有人也都倒下了,但是队伍里唯一的希望--牧师还站立着,因为,她的身上,笼罩一层圣光。

  圣骑独白:作为队伍的领导者,我有着最坚定的信仰,而给我这个信仰的,不是那些虚无飘渺的神,而是我身边这些跟我一起浴血奋战的战友。神圣干涉,用一命换一命,我从不曾后悔,也许你会觉得我很伟大,但我不这么认为,因为,我是一名圣骑。

  战士:战士等于肉盾,这是大家的共识,每一次的战斗,每一个义无返顾的冲锋,代表着战斗的开始,每一声无所畏惧的狂啸,把OT的怪拉回自己身边。一个好的战士,绝不会让自己的队友受到伤害,战士留给我们的,永远都只有一个可靠的背影,还有那一往无前的勇气.

  战士独白:血,鲜红的血,模糊了我的双眼,我分不清,这是敌人的,还是我自己的。肉体有着撕裂般的疼痛,意识也开始模糊,但我还是站在这里,挥舞着手中的武器,一步也不曾后退。心中有一种信念一直在支撑着我,因为在我的身后,我感觉到我的战友们都还在,他们还需要我的守护,所以,怪物们,想动我的战友,先从我的尸体上跨过去再说吧!

  牧师:也许在每个人的心中,牧师都是一名天使吧,时刻紧绷着身上的神经,以圣光的力量,为战友抚平伤口,没有了牧师,也就代表灭团的前奏,所以只要牧师还在,大家都会觉得希望都还在,就象天使一直在我们身边。

  牧师独白:手上又泛起温暖的白光,感觉如此的熟悉,就象是天使在对我微笑,站在队伍最后面的我,看着队友的背影,总是有一丝丝的羡慕。天生的孱弱,让我无法象战士一样挥动沉重的武器,也无法象法师术士一样使用强有力的攻击魔法,也许我真的很软弱吧,但是看着前方汹涌的怪物,我明白大家都还需要我的支持,所以,我会微笑着,微笑着,守护大家到最后一刻。

  术士:一个边缘职业,最常听到跟术士有关的事情估计就是:“术士,麻烦拉下人。”“术士,给牧师绑个灵魂石”。但是,在副本里,当局势失控的时候,你是否见过那样的一种火海,瞬间点燃所有的怪物,也瞬间点燃术士自己,怪物倒下了,术士也倒下了。

  术士独白:作为一名术士的代价,就是以灵魂为代价跟恶魔签定契约。所以此刻,当火焰在我身上燃烧的时候,我甚至感觉不到一丝疼痛,这付躯体,不知道还能支撑多久。但是那都不打紧,我可以失去灵魂,也可以失去这肉体,但是,我不想失去我的战友。

  小德:作为仅次于牧师的第二治疗者,小德几乎就是队伍中的第二奶妈吧,但你也许不知道,当怪物实在太多,牧师加血不过来,大家的血眼看着全都掉的差不多的时候。小德,这个第二治疗者却可以做到牧师都做不到的事情,冲到人堆也是怪堆中,树皮+宁静,于是周围队友的血从哗哗的往下掉变成刷刷的上升,而小德,也因为必然的OT而倒下。

  小德独白:比起战斗,我更喜欢旅行,在丛林漫步,听鸟儿低语。可是,是朋友们的召唤,让我来到这阴暗的地下城,跟大家并肩做战。前方的怪物似乎永远也杀不完,看看身旁的牧师,拼尽全力的她似乎也到了极限了,而前方的战友们身上的伤还是越来越多,是该轮到我做些什么的时候了。闭上双眼,我感觉到自然之力在我身体里流动,然后再传到周围队友的身上,身上的伤逐渐的愈合,我知道,下一刻,我将被愤怒的怪物们吞噬,那么,剩下的就交给你们了,我的朋友们。

  后记:迎面吹来的风如此的阴冷,前方未知黑暗里也许还隐藏着更大的危险,但我心中依然平静,看看身边的战友,我知道,这一刻,我不孤单。

  不能否认,我是一个非常有职业道德的牧师。从学会韧那天开始。遇见的人。基本都会去加个耐。路上遇见需要帮忙的人,能帮都帮。不能帮的也绝对不在一边看着。组队副本的时候也从不偷懒。不给队伍惹麻烦。更不会有什么所谓的治疗大牌。

  我说这些并不是向你炫耀我是一个怎样怎样优秀的牧师。我只是不理解。我加的血,我救的人。为什么放在盗贼身上。却被人说成了浪费和无用?

  记得五人副本的时候,战士和变猪的小D一起抗了三只JY怪。本来场面一直很稳定。突然不知道从哪跑出来2只JY怪。FS那时候在爆小怪,那两只JY怪怪接着便义无返顾的朝正在给队友加血的我奔来,打断我的施法,FS在掉血。战士和小D也在掉。

  我的血黄了。然后,一个影子闪现到我的面前。替我拉走了两只怪。之后,我迅速治疗祷言+快速治疗。在顶了瓶蓝的情况下。算是过了。坐下喝水的空挡,战士和FS一个劲的夸我,说牧师的操作真好。这么样了都没灭队。

  我想如果没有他,我们该灭队了。他那时候如果消失,应该会更安全的。在绝对的安全与拉走怪物之间。他选择了后者。

  就这样。我混到了60。当然。你可以指责我的操作烂,可以鄙视我的装备差。但你绝对不能怀疑我做为一个牧师的态度问题。好友里有了很多盗贼朋友。有的人说他们阴险,我说阴险好啊。能保护自己也能保护别人。阴险有什么不好。藏在黑暗中是他们生存的条件。就像你无权指责一个圣骑士用无敌+炉石一样。

  跟了20人副本和40副本的时候,才发现。盗贼一直是扔在那里没人管的。或者说。队里最后接受治疗的。就是盗贼。

  我偷偷M了团长问为什么。他说:盗贼会消失。自己会绷带!,牧师的蓝该留给战士和法师的。

  我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做为反驳了。团长说的真的没错。哪个贼都会消失,都会绷带。会佯攻。真的一点都没错。

  绷带不学就是等死。所以这是盗贼必须学的,因为60以后没人给加血了。这是从小和我长大的一个亡灵盗贼说的。

  我记得这句话之前我看他在学绷带,我嘲笑他说,有我在你学什么绷带啊。我就是你的绷带啦~~他笑了笑,接着跟我说了上面的话。

  我突然觉得。很心痛的那种感觉。对于盗贼。于是自己也开始学习绷带。学到大师级时。很开心。号里一个血牙级别的贼贼问我,你个牧师学什么绷带,你会加血的啊。我说,绷带是自己用的。把蓝留给别的职业。那时候自己偷偷想过,把自己的血用绷带补好。这样可以留下自己的那份蓝给盗贼。

  加好MT,看好FS血!给猎人丢个恢复。MS你干什么呢,赶紧过来!盗贼都自己绑绷带去,治疗没那么多蓝给你们加了!盗贼A你给我佯攻退了!别OT……

  指挥最后那句话还没句号。BOSS一个AOE。把贼组的5个半血贼全部放倒。

  于是指挥在UT里熟悉的声音响起:我晕。贼怎么都还能死了,怎么的绷带不会用吗?不会远离啊等等……大概都是那么常用的几句。估计玩过盗贼的都能背下来了。

  BOSS的AOE其实根本秒不了一个基本满血的贼。盗贼们一般都是在血到3分之一的时候才退下来用绷带。因为他们舍不得,不是舍不得那几个绷带,只是想更快的杀死BOSS。在战斗中。时间意味着什么相信不用我再多说了。

  如果那时候。谁能丢个恢复给贼。一个治疗祷言,能挽回四个贼的生命。难道不值得吗。但通常都是5个贼的组合。通俗点就叫死亡小队。偶尔还配个SS或者LR……

  说真的我真想去死亡小队给盗贼加血去。有MT的队。3个治疗。一MS一D一SM。保证是治疗三个主力,但是毕竟是MT。多加治疗。不奢侈。可是为什么连个小D都不肯放在盗贼组呢。

  我觉得盗贼真的很脆弱,比我这个牧师都脆弱。就像是根刺,扎的时候非常痛,但是一折就断了。尤其是亡灵盗贼。真的像刺客。尖锐但却脆弱。

  我自己都不知道。我为什么要这么心疼盗贼。心疼一个号称野外PK偷袭第一的职业。

  有人说你说这么些只是对这个职业的喜欢而已。其实事实是你自己说歪了。副本就是这样。哪有那么多蓝给盗贼加。况且一个优秀的盗贼应该学会保护自己。省去治疗。这是盗贼们自己都知道的事情。你写再多也不能改变什么。

  所以无论什么时候都是MT第一。之后是其它治疗。FS……但是。我还是想说。如果我还有蓝。我就绝对不会眼看着一个盗贼死。而把蓝留给有N多治疗照顾的MT。

  我只是不想看着那么脆弱又强硬的职业就这么倒下。就算那是盗贼。永远当不了主治疗也好。但我依旧想保护盗贼。他是盗贼,他不是神,在我把血加到他们身上时,请你不要说:牧师,盗贼不用管,让他们自己绷带,你赶紧看着点别的职业。别乱晃……

  不要说盗贼死了无所谓,既然无所谓,副本组团你为什么还要加盗贼?盗贼绝对比你想象的更强大。盗贼绝对比你更脆弱。

  我真的是一个不错的牧师,但请别拿鸡蛋打我。我会在副本里。在贼组里。看好MT的血。关注法师们的血。偶尔扔些恢复给LR和SS。但是在盗贼危机的时候,请原谅我不会再留蓝给你们。我会在最及时的时候,把盗贼的血刷上去。

友情链接:

Power by DedeCms